世间若得双全法。

所以总算是happy ending了 嗯

Alee:

大家好,原po就是我的女神。爬墙厉七勿念。


应是长安时:



        一个突发奇想的脑洞。




         




        无关人士视角,第二人称。




         




        -




         




        你翻完了话本子的最后一页,看着角落处明晃晃的戏终字眼,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是这些日子在渝都城最为风靡的话本,主角一个魔教公子一个正道弟子,因那轰轰烈烈跌宕起伏相爱相杀的剧情在市面上走红,再加上当下最为流行的断袖情节……更是惹得一众姑娘哄抢。说起来,这本子还是你托人排了三个时辰的队伍才买到的呢。想到这里,你将话本子仔仔细细地抚平,放到一旁的包袱里去了。




         




        看完故事,你对着满桌子菜竟是一点胃口都没了。你揉揉肚子,心里将挨千刀的笔者骂了千万遍。




         




        什么叫非死不得生?想我修仙界蒸蒸日上人才济济,怎么就找不到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了?!这是对我们修仙人士明晃晃的蔑视与侮辱!你气得牙痒痒,给自己倒了盏茶咕噜咕噜全喝下去。




         




        气都气饱了。




         




        抹抹嘴,你抬头往窗外瞧了眼,算算时辰快到了,正打算喊小二来结账,突然从窗户里翻进来一个人影,你还未反应过来就眼睁睁看着他麻溜地弯腰钻进你桌子底下去了。




         




        想你闯江湖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在外头还可以吹嘘自己当年还看到过正魔大战日月无光一柄诛仙古剑轰然出世……喔,其实是在青云山脚下镇子的某间茅厕里被那光闪得睁不开眼,吓得你以为自己瞎了。




         




        对突如其来闯进来的人,你第一反应是护好了眼前的一桌菜。开玩笑,老娘还打算打包带走的!确认美食无虞后,你想了想,弯腰往桌子底下瞄了一眼。




         




        ——如果长得丑我就直接把他丢出去。




         




        阴影里趴着一个小少年,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左右,身上穿着的蓝衫一看布料做工就晓得价值不菲,可惜现在全沾上了灰尘。他对上你的视线,眨眨眼睛笑得很甜,朝你作了个噤声的动作:




         




        “姐姐,一盏茶,就打扰一盏茶!”




         




        你看他模样俊俏,装作面色为难思考良久转而勉强地答应了。




         




        没一会儿,门被人一脚踹开,几个在话本子里经常出现的一看就知道是反派且往往活不长的大汉走了进来,目光在里头扫了一圈,凶巴巴地对你道:




         




        “有没有看到一个,就到老子腰这么高,穿蓝衣服的小娃娃!”




         




        你从容不迫地吃了口醋溜白菜,慢条斯理地捻起帕子擦擦唇角,又优雅地抿口茶,紧接着在那帮人愈发不耐烦地目光下猛地一拍桌子,瞪眼吼道:“吵什么吵,自己没长眼啊?!”




         




        “你……!”




         




        “你什么你,两百字都不到的戏份还这么嚣张?!快滚!”




         




        “……”




         




        打发走了那些人,你深呼一口气重新坐了回去。少年这时从桌子底下钻出来,目光在你身上转了好几个来回,颇有些……惊魂未定。




         




        “怎么了?”




         




        “没、没。”少年连忙摇了摇头,神色很是诚恳,“这位姐姐真是女中豪杰,多谢出手相助!”




         




        “看你长得好看才帮你的。”你摆摆手,忽然瞥到他手里拿油纸严严实实包了好几层的东西,目光一亮,“东街庆安阁的桂花糕?”




         




        “啊?”少年一愣,顺着你直勾勾的眼神看去,挠挠头,“是啊。”




         




        “这玩意儿一天可只卖五十份。”你想着自个儿吃饭前去就被告知售罄的事实,不禁有些嘴馋,“我多加点钱,你卖给我如何?”




         




        少年想了想,“这可能不行,我还打算拿它给我师父赔罪去的。”




         




        “你师父喜欢吃桂花糕?”




         




        “不。”少年很是严肃,“可是我喜欢吃,一般赔罪的最终结果就是我师父把桂花糕丢给我让我自己吃完去。”




         




        “……”想你活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堵得不知说什么好。你拍拍身边的椅子让少年坐下,索性和他聊起天来,“你师父人呢?”




         




        “不晓得,我瞒着他偷偷溜出来玩的,结果倒霉撞上了几个以前的仇家……嗯,就是刚刚闯进来那几个人。”少年两手托腮,幽幽地叹了口气,“以一敌众,当然跑为上计啦。估计师父一会儿就寻来了,完了完了,回去又要罚跪了……”




         




        “怎么,这几百年来民风开放不少,你师父怎么还这么迂腐古板,不知道体罚对孩子的身心成长都会造成莫大阴影吗?”你痛心疾首,心下已经把这小少年的师父和那类满头白发蓄着长长胡须吹胡子瞪眼的老头子联系起来。




         




        “其实师父也舍不得重罚我的,他就是想让我长长记性,虽然我肯定还会再犯就是了。”少年朝你眨眨眼睛,笑起来时颊边有甜甜的小酒窝。任你走遍天下阅尽美色,还是忍不住暗暗捂了下心口,连忙转了话头。




         




        “说起来,瞧你这身衣服,应该不是什么门派子弟吧?怎么没拜入什么规模较大的派系下?”要知道,这些年一直都是青云门天音寺焚香谷目前呈三足鼎立之势,彼此相助制衡,倒也使得正派再没出过什么乱子。为此,想要拜入大派之中的年轻一辈更是络绎不绝。




         




        少年的头发有些乱了,索性将发带扯散重新梳一遍,那条绣有簌簌桃花的发带绕过一圈又一圈。他一边扎头发,一边跟你解释:“我啊,我是六岁那年被我师父偶然捡到的。据说那天下着大雨,我被丢在哪条小巷子的角落里,烧得迷迷糊糊就快要死了,师父看我可怜,就把我带回去养着了。”




         




        他的指尖捻住发带两端一拉,稳稳地垂落在身后,“我师父那时候也才十八九岁吧,自己闯江湖不说,还要带着一个我每天杀来杀去的,唔……”




         




        “十、十八九岁……?”你愣了愣,“那你师父……现在多大?”




         




        “他现在……”少年话还没说完,突然眼神一亮跳起来就跑到窗户边,双手扒拉着探头往下看。




         




        你一时好奇,也倾身顺着他目光看了过去。只见大街上几道红芒闪过,好几声惨叫接连响起。光芒过后几个人影被甩到一边,捂着自己的胳膊在地上连连打滚。你仔细一瞅,可不是少年口中的那些个仇家。而街中央站着一个人,一袭兜帽遮住了半张脸,看不清模样。




         




        “欸呀,是我师父来了。”少年一拍掌,转身朝你拱了拱手,眉开眼笑:“今日多谢姐姐你啦。”说完,又像来时那样,一脚踩上窗户翻身就飞了下去。他落到黑衣背影身边,欣喜地唤了声“师父”就去牵那人的手。你似是瞧见他师父点点头,转身往旁迈开了步子。




         




        你看着少年的身影,一时有些无语凝咽。比起偷溜下山,你觉得他师父更该好好教教自己徒弟,如何擅用大门。




         




        “等等,你的桂花……”你忽然想起方才他把桂花糕放在了桌子上,忙招呼人回来拿。可扭头一看,桌子上只有凉了的菜,哪有什么桂花糕。




         




        “刚才明明还在这里的。”你喃喃道,又扭头看向窗外,下一刻瞪大了眼——




         




        街上人来人往,吆喝的小贩和过路行人,别说蓝衣少年和他师父了,就连刚才打斗时明明弄翻的摊子都好好的。




         




        ……我不会是大白天魇着了在做梦吧。你沉默许久,一手捂上自己额头。




         




        完蛋了,都说医者不能自医……等下!




         




        你跳了起来,转头就开门吩咐小二过来结账打包。




         




        这下好了,都差点忘了未时还要去鬼王宗出诊的!




         




        你一个姑娘家走江湖这么多年,比起只能堪堪保命的法术,更拿手的得数祖传下来的医法了。不说华佗再世,却也是在这一行数一数二的。这不,这回就是鬼王宗的副宗主上个月特地遣人找到你,好像是要去他们宗内给哪个人调理下身体。




         




        医者医天下人,你本就对正魔没甚么偏见,再加上那副宗主开的诊金实在太……令人心动,当即点头拍板定下。




         




        你捏决一路匆匆忙忙御剑行至狐岐山下,早就有人在那里候着,引着你往山上走。




         




        走着走着你突然担心起来,听说这副宗主脾气可不好了,不会因迟了些就扬扬手把自己丢去喂猴子吧……




         




        还没走到副宗主的院子里,远远就听到一声怒喝:“鬼厉!你把小灰弄哪去了!”




         




        你脚下一抖,险些崴着,战战兢兢走进院里,只见桃花树下,一个披着件外衫的少年正瞪着另一个红衣男子。




         




        男子伸手将他拉过来,又替人系好了外衫最上面的几粒扣子,云淡风轻地回道:“上午派人送回青云了。”




         




        “……小灰昨晚不过是想躺我旁边而已,反正你不是有事情没处理完不回来睡吗?”




         




        “唔。”男子应了声,“那就让它在青云多待个一年半载吧。”




         




        “你……”




         




        “好了,张小公子。”男子揉了揉眼前气呼呼的人的脑袋,不知是不是你的错觉,那一瞬间他的眼中染上几分笑意,就连眉梢眼角都柔和下来,“不是说下个月想去江南看看吗?总不能一直带着它吧。”




         




        对面的小公子低低嘟囔了几句,你没听清,身边引你过来的手下轻咳一声,这才让树下的两个人齐齐扭头看来。




         




        “副宗主。”手下恭恭敬敬地一弯腰,“人已经来了。”




         




        鬼厉点了点头,扬手让人退下。你拎着包袱站在院子里,一时手足无措起来。




         




        幸好这位副宗主并没有你想象中的不讲理,除却话少了些,该有的礼数一样不错。你替那小公子切脉问诊,又细细问了许多问题,最后列了份药单交给一直站在旁边的鬼厉。




         




        “按这张单子抓药,每日一碗,连着一个月就见效了。”




         




        离开时,你隐约听见身后小公子可怜巴巴地开口:“鬼厉,这药看起来就好苦,我能不能……”




         




        “不能。”副宗主回绝得干脆利落。




         




        小公子扑到床上装死去了。




         




        你忽然想起中午看的那册话本子。魔教公子,正派弟子,嗯……你暗搓搓猜测起来,如今魔教出了名的统共就三位公子。妙公子是姑娘家,毒公子性格不符,所以这话本里主角的原型……不会就是血公子吧?




         




        那笔者到今天还没被鬼王宗请去吃茶也是有够幸运的了。




         




        下山路上,狐岐山虽为魔教之一的鬼王宗的领地,却并没有世人想象中的阴暗萧瑟,反倒种满了桃花树。正值春分,千树万树的花开得漫山遍野,春风拂过枝头,一时间卷起花瓣纷纷扬扬往天际吹去。




         




        你仰头看着,没忍住悄悄弯了唇角。








        谁说世间……一定无那双全法呢?




         




         End.


评论
热度 ( 31 )
  1. 喜欢浅水的瓶儿喵栈清 转载了此文字
  2. 青木悬铃栈清 转载了此文字
    转载自栈清,来源应是长安时
  3. 嗯嗯嗯峰咂我23了栈清 转载了此文字
  4. 栈清Alee 转载了此文字
    所以总算是happy ending了 嗯
  5. 半盏星辰应是长安时 转载了此文字
    好喜欢大大笔下的每一个人物

© 栈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