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注入情感真正去融入对他们了解时
你的心会真的跟着他们所笑所痛
那时 血公子在苦苦等待所度过的十年
他独身穿过千山万水 长廊闹市
每每想起这个明明有些孤傲的他 呆在小公子身边 眉目温柔地不像话 还有 站在桥上黑袍沾上雨水执着于离别后望着小公子的身影
强大而沉默 沉默亦情深
然后有很多很多关于这样的画面 总忍不住为他们热泪盈眶

2017-10-16

最终好像还是没能守护好他们。可大家都很尽力了。
真实的他们存在于另一个世界。相濡以沫。

2017-06-25

信人者伤


“信人者维以永伤。”

看这纵然而逝的经年。鬼厉扪心自问,所信者寥寥可数,他在暗,一而像在高处漠视苍生。一路走来,未曾有违心自己半分,却也是过分孤寂。困兽强大而在深渊凝望想要的东西,而他至此至终亲信无一人,心中但凡有无愤懑,也唯有清风与他同饮而醉。

所以,信?信谁?有谁可信?
了无可说。无人可信。

他不是不知道,经事的这些年,他看到的众生皮肉,个个生着一副良目善脸,却断断不如他们所长的眉目,睁睁作盲,咄咄不费青红皂白指清为浊。
索性不如纵步去,万人淬唾亦可昂首去错。

“坏人,坏人就不能讨厌坏人了吗?”

他不信他们,却未曾想过,他会信你了。

他其实是不想你信他的。因为他是魔教,...

2017-06-22

念平生

阴雨绵绵,绿柳新芽。

鬼厉站在桥头,黑袍沾雨不觉。
他在等人。

桥下一船渔歌飘过,听得殷殷切切,雨雾中,恍惚看见那年春日,些许清晨,蓝白衣纹的少年背着大包裹踏曦而来。还是这样,他站在这边,他在船上,一城南,一城北。一眉目弯弯,一神色淡然,对视之处,那个少年突然挥舞双手,雀跃向他显示自己的到来。

明明隔着烟雨,却很清晰看见他张嘴的动作。
他讲,“鬼厉,我来找你啦。”

鬼厉眸里澄清印着春日里他的笑意。

回神处闻得一阵酒香。鬼厉瞧着深巷内的青石路一直延向不知名的尽头,引人想探为一试。步漫幽径行深巷,青石杨柳为伴?若是某个人在,无需他再多言,他都会意会他吧。
“一个人多寂寞。”
他总在孤独时喝...

2017-06-19

百闻不如一见。

他听说过很多别人口中的他。他在那个小厨房里,听着师兄们如何描述那个不可一世的魔教血公子。他看着他的同门每当提到他如何地怒不可遏。

那时候他没有见过他,但从来不抱有同仇敌忾的想法。
小公子撇着头想,这是怎样的一个人才会把自己变成如此这般呢?

后来他终究在小树林看见他了。
那个男子红衣黑袍漠然三分。小公子从未见过这样的一个人,他看向他时,眸里没有任何色彩。他就如同一只长期孤独而包裹着自己的困兽,猝不及防闯进了不属于他的地方。

张小凡想做的事情从来不犹豫,也许也因为当时不知道他的身份。
他会救下他,是必然。而尔后的得知真相,他也不会后悔。他怎么会道听途说呢?

挡下诛仙剑时,...

2017-06-03

◎一发完

世间痴儿怨女无所为一情字。嗔痴贪,凡一字终其一生可不为所得。

唯你渡我。

身在异乡第六年。在何处对于鬼厉来说实然没有任何差别,他自问看遍世间滚滚红尘,漠然看待生老病死,可终究放不下是自己的执念。而踏入渝都城的那刻有肆意般的记忆涌水袭来,他刹那间还是有了恍惚。

还是那壶酒,戏楼上还是那段痴儿的戏码。红妆带泪的伶人声声催下,看客可谓沉浸在其中不可自拔。他久久默然看着,帽檐下不清情绪,尔后的一首《他年久别》却是为之一振了。

“最是年少相逢一白衣,故人情深而不自知。”
歌姬的唇一张一合,手轻抚着琵琶,歌声幽怨穿透了厅堂。

“身本无谓他人言,诛仙剑下无憾悔。”
“ 一久别过数春秋,自痴...

2017-05-29

“这一生所有的喜怒悲欢,直到遇见你,才正式拉开序幕。”

2017-05-15
1 / 7

© 栈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