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公子在双眼闭上前奋力要把身旁之人的模样尽数印在脑海中。
深深的。而张小凡在他身旁,似睡着了。一脸安然。
嗯。血公子在渐渐意识疲惫之时扯出了一角微笑,他没事就好。
很久之前,他在见到这个人脑海中就只剩下一个不可磨灭的想法,那个想法近乎疯狂。可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何他会对仅此见面一次的他会产生一种这样的感觉。
那会儿的小公子低头,他仔细把沾在发带上的桃花瓣给轻轻抚落了下来,眼睫扇动了下,似乎又在思考什么。
那天的血公子分明没有喝酒。
却意外地觉得自己有些熏醉了,他盯着这人,眸中带着不知名的渴望。
————真想,把他带回去。
————一辈子。



然而,现在,分明是自己要食言了。

评论 ( 3 )
热度 ( 15 )

© 栈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