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警官家的一天。

所求不过是身旁一个你。

应是长安时:

        方木x张晓波


         


        教化场时间线。


         


        -


         


         


        好不容易轮到调休,早晨六点方木却被手机短信的提示音吵醒,勉强睁开眼抓来一看,原来是换班的同事来问案子的卷宗放哪去了。方木回完短信后也没了睡意,抓抓头发坐起身来,却在地板上发现了自己衣服的踪影。


         


        ……估计是被张晓波蹬下去的。


         


        他刚轻轻掀开被子一角,团成团的张晓波就不安分地动了几下。他揪紧身前的被子,又随手把方木的枕头拿过来给自己当抱枕,含糊道:“几点了……”


         


        “六点十分。”


         


        张晓波的眼睫颤了颤,大脑分析完他表述的时间后飞快“哦”了一声,头一歪栽进枕头里,继续做好梦去了。方木见状,无奈地摇了摇头。


         


        九点半,晨跑锻炼完的方木顺手将家门口信箱里的报纸和牛奶一并拿了回来。洗澡、换衣服、做早饭一气呵成。他关了油烟机,将皮蛋瘦肉粥和楼下小摊买的油条端到饭桌上,又等了十分钟,张晓波终于慢吞吞地拉开了房门。


         


        方木抬头看了一眼,一口粥差点喷到了报纸上。好不容易调整好面部表情不至于太过崩坏,他边咳边在张晓波莫名其妙的眼神下,艰难开口:


         


        “你……回去把衣服穿上……”


         


        张晓波揉头发的动作一顿,茫然地低头看了自己身上的无袖背心,撇撇嘴,关上门前还不忘吐槽:“昨儿晚上让你轻点的时候怎么不听。”


         


        方木这回是真呛着了。


         


         


        难得方木有假,两个人吃完午饭去附近的超市买的玩具和衣服塞满了后备箱,一踩油门就往天使堂去。


         


        张晓波平时没少往这跑,一来二去孩子们对他比对方木还亲。这边脚才沾地,几个眼尖的就嚷嚷着“晓波哥哥”往他身上扑来。他平常脾气倔了些,碰上小孩子却意外的好得不行。张晓波弯腰抱起一个小女孩拢在臂弯里,一刮她鼻尖笑道:“欸,想我啦?”


         


        小女孩点点头,吧唧在他脸上亲了一大口,声音又软又糯:“想!”


         


        方木提着东西,看到从屋子里走出来的老人后微微点头致意:“周老师。”


         


        周老师撑着拐杖,布满皱纹的脸上乐呵呵的:“方木啊,又和晓波一起过来了?”


         


        “是。”方木有些不大好意思,挠挠头发,“局里没事就来了,刚好给孩子们带点东西,没打扰吧?”


         


        “哪会,他们一个个盼着你们来。”周老师眯起眼,转头朝不远处的空地上看去,忽然道,“你都想好了?那孩子,不错。”


         


        方木一愣,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张晓波正蹲下身和刚才的小女孩平视,他从兜里摸出根棒棒糖在她面前晃了晃,笑得露出了牙齿。


         


        “说,最喜欢谁?”


         


        小女孩满心想吃糖,哪里顾得上回答他的问题。可人一凑上来张晓波就故意把手举高,一来二去也够不着。小女孩这就急了,跺跺脚喊着“晓波哥哥!最喜欢晓波哥哥!”往他身上扑。张晓波这才大笑作罢,剥开糖纸递了过去。


         


        方木悄悄弯了唇角:“嗯,想好了。”


         


        非他不可了。


         


        “认识你这么久了,还是挺难得看你这样。”周老师笑了几下,在方木困惑的视线中慢悠悠道,“你这孩子,心善,这些年来帮了我们天使堂这么多。”


         


        “可是啊,你这人一看就知道有重重的心事压在心里头,就像是一把锁,旁人进不去,你也出不来。”


         


        “这一点,直到你认识晓波后,才慢慢好了很多。”


         


        方木在旁听着,他本就不善言辞,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索性掏出根烟点上。


         


        可还没过几秒,烟味很快传到张晓波那边去。他吸吸鼻子,扭头就冲方木喊道,“要抽远点抽,别让小孩子闻着!”


         


        方木闷闷地“哦”了一声,在周老师打趣的目光里沉默走远了。


         


         


        吃晚饭的时候方木和张晓波自告奋勇要帮忙,可赵大姐捡起张晓波折的菜痛心疾首“这还有多少能吃的啊”,又拎着方木洗完的菜叶子指指点点上面的泥。两人一时被数落得无地自容,只好蹲旁边全程围观。


         


        等车停到家楼下天早就全黑,张晓波下午和孩子玩疯了,还在半路就头一歪陷进他宽大的卫衣帽子里沉沉睡去。方木拉开后车门,俯身替他解了安全带,又轻轻拍了一下。


         


        “晓波?”


         


        意料之中的没有回应。


         


        方木暗自叹了口气,将他背到了背上。


         


        他就这么背着他,一步步往家里走去。


         


        抬头就是漫天夜色,月亮从云层后悄然探出一角,照亮了他脚下用石子铺就的小路。方木耳边被树上的蝉鸣声充斥,隐约夹杂着张晓波在背后安稳又绵长的呼吸声。


         


        方木没由来地想,他这些年所求的一切,或许就是背后这点温度而已。


         


         


        END.

评论
热度 ( 8 )
  1. 嗯嗯嗯峰咂我23了栈清 转载了此文字
  2. 栈清应是长安时 转载了此文字
    所求不过是身旁一个你。

© 栈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