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平生

阴雨绵绵,绿柳新芽。

鬼厉站在桥头,黑袍沾雨不觉。
他在等人。

桥下一船渔歌飘过,听得殷殷切切,雨雾中,恍惚看见那年春日,些许清晨,蓝白衣纹的少年背着大包裹踏曦而来。还是这样,他站在这边,他在船上,一城南,一城北。一眉目弯弯,一神色淡然,对视之处,那个少年突然挥舞双手,雀跃向他显示自己的到来。

明明隔着烟雨,却很清晰看见他张嘴的动作。
他讲,“鬼厉,我来找你啦。”

鬼厉眸里澄清印着春日里他的笑意。

回神处闻得一阵酒香。鬼厉瞧着深巷内的青石路一直延向不知名的尽头,引人想探为一试。步漫幽径行深巷,青石杨柳为伴?若是某个人在,无需他再多言,他都会意会他吧。
“一个人多寂寞。”
他总在孤独时喝酒。
“我可以陪你。”
“虽然我可能不怎么会喝酒……”

深巷酒香,青石杨柳,漫步佳境。只是想和你一起看罢了。

他还是在等人。

环顾四周。人影幢幢。只有旧物不死,徒留思念。
长亭内,昔年他与他在正魔大战前的不欢而别。
雕窗里,他执笔洋洋洒洒写下寄不出的信纸,灯亮了一夜。
竹林前的初见与尔后他受罚长跪,他留下的纸伞,被后来的他在中元节寻来共执。
并肩走过的山涧,一起喝过的酒,与他的一夜风月。
然后旧事纷纷来,他想,生平几多辗转,只求得不过一个他。
生平又何得所幸,风尘倦怠后能有一个他。
所念的平生,都有关于你。

鬼厉看着那个蓝白色的身影在人群中近了又近了。
他等了半生而念念不忘的人,等回来了。

                                                                                 【完】


























“你又在看什么?”小公子气吁吁地把从市集里刚买来的菜塞进血公子的手里,“你不懂得过来帮忙吗?”
血公子一脸无辜:“你让我在这里等你。”
张小凡憋着气,“我让你等那不是因为你不喜欢去人多的地方……” 良久,他突然对着他家血公子涌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于是,那天鬼厉想起被土豆支配的恐惧感。

评论 ( 7 )
热度 ( 30 )
  1. 喜欢浅水的瓶儿喵栈清 转载了此文字
  2. 嗯嗯嗯峰咂我23了栈清 转载了此文字

© 栈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