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闻不如一见。

他听说过很多别人口中的他。他在那个小厨房里,听着师兄们如何描述那个不可一世的魔教血公子。他看着他的同门每当提到他如何地怒不可遏。

那时候他没有见过他,但从来不抱有同仇敌忾的想法。
小公子撇着头想,这是怎样的一个人才会把自己变成如此这般呢?

后来他终究在小树林看见他了。
那个男子红衣黑袍漠然三分。小公子从未见过这样的一个人,他看向他时,眸里没有任何色彩。他就如同一只长期孤独而包裹着自己的困兽,猝不及防闯进了不属于他的地方。

张小凡想做的事情从来不犹豫,也许也因为当时不知道他的身份。
他会救下他,是必然。而尔后的得知真相,他也不会后悔。他怎么会道听途说呢?

挡下诛仙剑时,他想了很多。这个人,他还是会笑的。他会陪他在中元节放河灯。他还是会生气的,他会气他的不告而别。他藏在衣袍里的情绪,他都想知道。

这样的人,怎么会像道听途说般的呢?
他的血公子,那样的好。他想自己慢慢了解,可好像又没有时间了。
可这样也很好了。他还是见到了他,不仅仅只是从别人嘴里听说了。

血公子默无声息。

他走过故地,每个春夏秋冬。他听着市集听着曲子仿佛每一个地方都会有他存在过的一缕缕气息,他要抓住,才不至于自己活在惶恐中等待而不安。

他的小公子。初见时,明净清朗的眼眸。他不同于其他所谓整天打着“正派”旗号的伪君子,他有自己的坚持。他的善意如同他一样实然而温暖。

他给自己倒下一杯酒。静静地听着旁人的言语,分明主角是他和他,他却实实在在地一字不差都听进去了。楼台中,说书人绘声绘色地讲着那个青云弟子。

正与邪孰是孰非,都与他无关了。

血公子凝神听着。他只想听听他的名字。哪怕是从别人嘴里听出来的。关于你的,我都想要抓住。

张小凡。那个回忆里笑意盈盈的小公子,手里好像还有昨天触过蓝发带的痕迹。转瞬即逝了。

他也在旁人的话语中听到过他。
可他了解的,分明是受伤了还坚持着救人的他。是心如明镜的他。是偶尔会脸红狡辩的他。血公子想,何其有幸,是他。

可如今,还是在旁人的话语中,思君不可追了。

评论 ( 1 )
热度 ( 40 )
  1. 喜欢浅水的瓶儿喵栈清 转载了此文字
  2. 嗯嗯嗯峰咂我23了栈清 转载了此文字

© 栈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