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发完


世间痴儿怨女无所为一情字。嗔痴贪,凡一字终其一生可不为所得。

唯你渡我。

身在异乡第六年。在何处对于鬼厉来说实然没有任何差别,他自问看遍世间滚滚红尘,漠然看待生老病死,可终究放不下是自己的执念。而踏入渝都城的那刻有肆意般的记忆涌水袭来,他刹那间还是有了恍惚。

还是那壶酒,戏楼上还是那段痴儿的戏码。红妆带泪的伶人声声催下,看客可谓沉浸在其中不可自拔。他久久默然看着,帽檐下不清情绪,尔后的一首《他年久别》却是为之一振了。

“最是年少相逢一白衣,故人情深而不自知。”
歌姬的唇一张一合,手轻抚着琵琶,歌声幽怨穿透了厅堂。

“身本无谓他人言,诛仙剑下无憾悔。”
“ 一久别过数春秋,自痴他年盼重逢。”

他抬头,眸中带着些许不知所措。便是借问了身旁的一位酒客,酒客不以为然道:“那莫不就是魔教三公子鬼厉和青云弟子张小凡的曲子?你不会没听过吧,都有整整好几年咯……”说着另一旁的其他看客也纷纷应和,话语中带着惋惜,一时间痴情种云云附和。

鬼厉衣角下的手紧紧绻缩在一起,他表面波澜不惊,实内在恨意翻涌。他冷眼看着这群看客,同那些所谓的正派当时声嘶力竭地讨伐他们。不分青红皂白,黑白是非,只凭盲目的追随,也间接性造成这样的结果。他从来不管他人怎么想他,但他人这样污蔑张小凡,他是不能忍的。而如今,又是这样的地方,又是这样差不多的场景,却是完全不一样的评价了。他看着这群被舆论支配的小丑看客们,多么讽刺可笑。
他沉浸在杯酒当中想要沉醉却又如此清醒。

我跟他,好一对“年少相逢,他年久别。”
他年久别。
他年何时复见?

他渐渐觉得视线模糊了,依稀看见白衣蓝带的声影。
歌姬继续袅袅起声,“世间多有痴情种,唯有吾身以渡。”

何以渡尘?他想。
唯你渡我。

评论 ( 2 )
热度 ( 20 )
  1. 嗯嗯嗯峰咂我23了栈清 转载了此文字

© 栈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