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狐 1

◎红狐厉×世家公子凡
◎无根据脑补
◎私设如山(尽全力挽回)

渝都城,民富地辽,一方太平。
张氏作为最初搬来此处的家族之一,如今经过几番历程,终成这里的一隅富家。其家主以仁厚为家训,救济穷人,成为一时佳话。

张小凡为张家独子,年方十六,张家主一心想让他去考取一个功名回来,不至于在家无所事事,偏偏张小凡不让他省心,不知从哪个市集听得说书人的修仙之说。从此便一头栽进坑,日日嚷嚷想要修仙无心再向学。一开始,家主只当他是被宠纵惯了一段时日后便会想通,哪知张小凡不知哪来的执拗,怎么讲都不听。无奈,张家主便让仆人把他门禁到祠堂内面壁思过三个月。可张小凡是什么人?小公子顶着张白白净净的脸想,他可不愿三个月都呆在这里,这得浪费多少时间啊。于是乎他二话不说就向他爹服了个软,并且保证他明年一定上京考个功名回来。张家主一听便心花怒放了,看着小公子一张童嫂无欺的脸一本正经的保证,立刻就相信了他。
来年的春天,小公子心满意足地背上他满满的行囊,偷偷往里面塞上几本修仙之书,再拿上一把“防身”之剑,高高兴兴地上路开始江湖之旅了。

他一路哼着小调出了渝都,还没感叹完这一路的山山水水,面相清秀与他“突出”的行囊便被人盯上了。才一个劲的功夫,那人从他身旁“嗖”的一下夺过了他腰间的钱袋,三两脚蹬上了屋檐。小公子一口嘴张得大大的,除了目瞪口呆外便再无动作了。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那人抢了他的钱袋!小公子忘记了所谓的“防身”剑的用途,赶忙一边大喊“小偷别跑!”一边追了上去,奈何他两只腿实在跑不过一个会轻功的人,跑至小树林处便是半个人影都找不到了。

小公子停了下来,气喘吁吁,他擦了擦脸上的汗水,不放弃似的还想大叫,抬脚处却碰到了什么东西。他定住了,下意识一看,竟然就是刚刚轻功偷他钱袋的人直直地躺在地上,而且好像还被什么打晕了过去……小公子继续抬头看了看四周,可除了他和地上这个小偷,就再也没有其他人了。他感觉很奇怪,但又不得不承认这件事情发生了…难道是说书人常说的行走江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却又不留名的仙人?这倒是有些说的通。他想,要是我能遇见他就好了,不仅可以亲自感谢他还说不定可以拜托他收我为徒。思绪万千的他伸手悄悄地从小偷身上拿回了钱袋,在暗暗感叹世道险恶,突然发现小偷身旁的草丛动了一下。

小公子一下子精神了起来,他亮晶晶地盯着那处动了的地方,心道:难道仙人回来了?
在他亮晶晶的目光下,一只火红毛色的绒狐慢慢地爬了出来。

小公子:“……”
红狐:“……”

张小凡顿时觉得浪费表情了。可他看见这只红狐却是不同他在外面见过的,红狐毛色火红的均匀,让张小凡想起枪上的红缨,又想起秋日时的枫叶,在一片绿油中,红的让人有点心慌意乱。尤其,对上这只红狐的那双眼。
他的眸中带有点点亮光,好像在……不屑。
小公子觉得自己一定是出现了幻觉。嗯。

这一人一狐在一个躺了人的小树林里诡异地对视了几秒钟。

张小凡轻咳一声打断了沉默,虽然他也不明白自己为啥要怕一只狐狸。红狐好像没有再动了,一直僵在一个地方,只是眼神已经没有再是不屑了,回望着他。小公子瞧见它并没有什么攻击性,便俯下身去偷偷靠近它,这仔细一看,才发现它的右爪子渗出了些血,约莫是受伤了。他觉得身为一个人既然发现小东西有难就应该奉行援助之手,他无视红狐有些挣扎的目光,把它小心地抱了起来,毛茸茸的手感意外的好极了。

红狐在被他抱起的那刻就浑身僵硬了,在极力反抗下发现自己受伤无用后便是一副“生无可恋”的脸随张小凡手动包扎了。小公子在找到一处不远的洞口后带着它进去了,他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寻找可以帮它包扎的东西,红狐在触到一层柔软的面布后意识到那是什么,耳根便有些红了起来,它别扭地撇撇头表示这没什么,嗯。张小凡丝毫没有注意到什么。然而他终于找到了可以帮他止住血的东西了——只见他把自己的蓝发带快速地解开下来,兴冲冲地伸到红狐面前,不过一会就把发带绑在它受伤的地方了。

他解开发带的那瞬,清秀的面孔便越发清晰地倒影在红狐的眼中。笑的时候眉眼弯弯,好似一股清泉,涌入他心。

红狐意识到了什么,突然平静了下来。

此时的小公子像是完成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他貌似看到了红狐的眼神可是不懂它是什么意思。他向它摆了摆手,“嘿”他说,“别担心,我还有另一条发带呢。”说着,他从行囊里掏出另一条来,熟练的戴上了。红狐动了动尾巴,似乎在认真听他说话,张小凡心突然一动,便是絮絮叨叨地讲起他来这里的事情了,包括家里人还有自己的期待与逃避。

转眼,之前为取暖而生的火堆就熄灭了。小公子这才意识到他竟然对着一只狐狸讲了那么久,但红狐的脸色显然已经好了许多,他想了想,不知为何张口就来了一句“要不,你跟我一起找修仙人闯江湖?”虽然不知道它到底听不听懂自己的话,可是小公子觉得它是可以听见的。“反正你也是我好心救的,不外乎做个伴?或者我可以养你的不让别人吃的!”小公子兴致勃勃地向它承诺,红狐盯了他好一会,嘴角像是抽搐着微微点了下头。它看得出来,他是寂寞了,许久不曾向别人透露心声而向它邀请一起闯江湖。

像是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小公子静了下来,终于安然入睡。

红狐静静地看着他,也不说话,自己轻轻落在地上变回人形。月光下,一袭红黑袍,长发及腰,黑眸默然。他瞧着自己右手上的蓝色发带,嘴边涌起一笑,“走江湖修仙?我教你罢。”顿了顿,又想起什么补上了,“以后你就知道到底是谁养谁了。”

他暗暗看着熟睡中的少年在清冷月光下变得柔软起来。

“我们来日方长。”

                                                                              TBC

——————————————————————
◎是这样的,我厉对清流不谙世事的小公子“一救倾心”的故事,就是看上了想要拐回家的“漫漫”长路。
◎小偷其实是三哥哥打晕的,因为他刚好挡了他的道……(没错,就是因为他运气不好……)
◎后面会交代三哥哥的背景,可能还是魔教排名老三的三公子吧……(也许脑抽就会从良也不一定)
◎关于受伤,在没打晕小偷前他就受伤了,至于原因后面再交代,而为啥会变成狐狸,是因为他的原型就是狐狸,受伤后又把小偷给弄了没有力气维持人形所以就只能变回原型了。(不是表面右手受伤那么简单)
◎最后又变回人形是我私心,但也撑不久,因为受伤需要调养,所以三哥哥大概会维持狐狸状态陪伴小公子一段时间,后面的画风可能打仇家谈恋爱?(因为三哥哥的仇家要杀来了)
◎放心,我厉那么帅,人形我还是会让他多出来几章的

◎结局是HE HE HE

评论 ( 6 )
热度 ( 33 )
  1. 喜欢浅水的瓶儿喵栈清 转载了此文字

© 栈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