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一回 (上)

入梦梗。关于梦魔自己瞎编,脑补一大堆。狗血慎入。
不是刀片 不是刀片 是HE
这章血公子出场不多 (老大我下章让你爱个够)

——————————————————————

       他在旁固是安之。这天夜里,一阵缠绵后,小公子便沉沉睡下了。鬼厉轻手抚上他安然的脸,落下一吻,轻柔的不像话。他的小凡,终于还是归来。他认真地端详着他,每一寸每一处,不能落下。直至子夜才伏下了。
       血公子眉头一皱,莫名发现有股熟悉的气息。这种感觉很不好,他深知这是一个梦。因为梦境的场景他太熟悉了,他一头走进黑暗,悄无声息,一阵风沙,这时他的阿七侧身挡在他身前!鬼厉顿时心口扎痛。尽管知道这是梦境,可无论多少次,他还是想要痛恨自己无法护他周全。
       是了,尽管他回来。可这个十年来不曾间断的梦魔并没离去。
      
       小公子睁开蓬松的眼,感觉到莫名的不对劲,他瞧着他家鬼厉保持紧紧握住他的姿势一动不动,额前布满密密麻麻的细汗,他心头一紧,直接大喊了他的名字“鬼厉!鬼厉!”落眼于此,他还是毫无反应,张小凡顾不上仪态了,匆匆赶下床去寻医了。
       “是梦魔。”金瓶儿在老医师开了些安神药后皱眉开口向张小凡说。小公子听后一怔,带着些迷茫,“怎么会……”金瓶儿幽幽地叹了口气,“看来他还是没有告诉你,你身死后他便有了这个梦魔了。之前一直有药物控制,只是十年后你归来了,他本该也不会再发,但目前看来还是……”
        “那之前为何不把这个梦魔彻底摧毁?”小公子突然打断,他带着有些红的眼睛问到,“有谁会喜欢待在那种窒息的地方看着自己的噩梦一遍又一遍?他……他会痛……”他想着,他的血公子,那么意气风发的一个人,如同鬼厉狠不得身代他死一般,他也恨不得代他忍受这十年多的夜夜不寐。
         “他不愿。”金瓶儿心叹这两人在某些方面也是固执的要命,她直直看进张小凡通红而质问的眼神,“因为这十年是他的执念。他无法忍受自己看着你身死,而在梦里,即使是残忍的,那也是你。”
            她一顿一字地说,“那里有活着的你。”
有你的声音,有你的气息。他不会舍得,所以那些夜晚一遍又一遍尽管残忍而痛苦,那也会变成期待,执念短暂的温存。

           小公子把药尽数给血公子服下了,他把血公子安顿好后,平静下来,开口问道“可有唤醒他的方法?”金瓶儿对视了青龙一会,青龙摸着戒指斟酌一句“入梦。”小公子看着他脸色,心知入梦当然没有那么简单,入梦者本身已是入侵者了,如果把握不好分寸,不仅自己出不来,梦魔不去,也会使主梦者心智浑浊。可是他觉得不用选了,他和鬼厉好不容易走到现在这一步,所有一切都来之不易,不管怎样,他这次都要安安全全地把他家血公子带回来。“看来你已经想好了……”金瓶儿无奈地摇头,耐心一一给他说着事项,“我和青龙会用这个香炉送你入鬼厉的梦境,但是无论你在梦境看到什么,不能过于强扭梦境,要听从梦境的安排,不过不要深陷其中……还有你把噬魂给带去吧……以你青云的功法应该可以帮你度过难关。如果真的熬不住了……”她抬手扔给他一个小铃铛,“摇一摇就能出来了。”“嗯。”小公子递给他们一个感激的眼神,把东西揣在怀里,便是走进了他们设的法阵里。
         他慢慢消失在法阵中,还听到金瓶儿喃喃的一句话“你们都会好好的回来。”

          张小凡随着法阵来到却是狐岐山,他刚站稳想着这应该是血公子的梦境,有点惊讶跟自己想象的梦魔有些不太一样,梦魔不应该是很黑暗很消沉的梦境?还没回过神来,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
        下章预告 小鬼厉的出现23333333333333

评论 ( 7 )
热度 ( 22 )
  1. 喜欢浅水的瓶儿喵栈清 转载了此文字
  2. 青木悬铃栈清 转载了此文字
    转载自栈清
  3. 嗯嗯嗯峰咂我23了栈清 转载了此文字

© 栈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