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从【A】到【Z】

如此强烈的只想要听见你的声音😭

南风不知意。:

【W】We bumped into each other in a different world.我们不期而遇,我们生而相逢。

1.

他听过很多声音。

春天的鸟叫,夏天的蝉鸣,秋天的风吹落枯叶的沙哑,还有冬天的雪压弯树枝的迸裂。

世界上的声音那么多,他却没遇到自己喜欢的。

于是在那个下雨天,他闯入了那个还开着门的花店。

蓝忘机穿着咖啡色的围裙,正在给花架上的白玫瑰浇水,他灰色的衬衣袖口向上卷起,拿着水壶的手微微下垂,紧绷的肌肉让它成一个好看的弧度。

他莫名想去跟蓝忘机讲话,哪怕一句也好。

他觉得这么好看的一个人,声音一定很好听。于是他便冒着大雨,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花店里,顶着一头凌乱不堪的头发,憋红了脸问:可以请你帮我录个音吗?一句就好。

蓝忘机看着他,放下了手中的水壶,然后转身拿来一条毛巾盖在魏无羡头上,等到他把头发擦干,蓝忘机才伸过来一张白纸,上面是淡灰色的铅笔痕迹:不好意思,我听不见,你要买什么?

听不见,也说不了。魏无羡拿着湿透的毛巾半天反应不过来。

他呆愣在原地,张着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难过,又极其尴尬。

魏无羡甩了甩脑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手指搁在键盘上半天,才犹犹豫豫地打了几个字:你好,我叫魏无羡。

打完以后他却又觉得这句话很蠢。

然而蓝忘机也掏出手机,上面写着:你好,我叫蓝忘机。

奇妙的开场白像是不按常理出牌的小说,与男主角的相遇居然是这样一个狼狈的样子。

魏无羡咧开嘴偷偷笑起来,虽然事情发展跟他想得完全不同,但也不差。

魏无羡从名片上偷偷看来了蓝忘机的手机号。以下雨为由,心安理得地坐在花店里的高脚椅上给蓝忘机发着短信,乐此不疲。

蓝忘机偶尔会拿起手机来看一眼,然后再回一两个字。他第一次遇上这样一个爱说话的人,就连短信也是满屏的字。

蓝忘机不太想理他,那些字看得他有点眼花。他搬起一盆白玫瑰摆来摆去却怎么也看不顺眼,于是他便把花盆递给魏无羡,短信上写着:送你。

2.

魏无羡把玫瑰摆在窗台上,看着它,便想到了蓝忘机的脸。

听不见……是种什么感觉?

他试图站在最嘈杂的环境里,遮住自己的耳朵;他试图躺在最安静的夜里,什么也不听。

在大街上,他听见无法忽略的杂音,它们像烟花在耳边炸裂;在夜里,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和脉搏,还有奔涌的热血。

他无法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正如蓝忘机无法体会什么是吵闹。

魏无羡莫名觉得他们都是一样的,他给蓝忘机以热闹,蓝忘机给他以安宁。

3.

他第一次这么想认识一个人、想触碰他、想拥抱他、想知道他的一切。

4.

又是一个下雨天。

等到蓝忘机反应过来,雨已经下了好一会儿了。

他急匆匆赶到花店,却发现摆在门口的花已经被悉数搬进了店里,而魏无羡正浑身湿淋淋地关门。

看到蓝忘机来,魏无羡手忙脚乱地比划着:我都收拾好了,别担心。

蓝忘机伸出手,纤长的手指轻轻穿过魏无羡的刘海,从额头抚过头顶,然后用力地揉了揉。

这是他说谢谢的方式。

于是魏无羡便笑着揉了回去,抹了蓝忘机一脸的水,“不客气。”

蓝忘机的嘴唇张了张,发出一个“啊”的气音,在魏无羡的脑海里那是一个尾音微微上扬的音节。

没什么。魏无羡笑着耸耸肩。

雨渐渐下大了,偶尔有小轿车疾驰而过,车灯穿过层层叠叠的水幕照在他们身上,然后又隐入黑暗。

魏无羡往前走了一步,想了想又退回来拿过蓝忘机手里的伞,蓝忘机拿伞的手还抬着,魏无羡便把自己的手送过去,紧紧扣在手心里。

让蓝忘机一个人出门实在太危险。这么想着,魏无羡又把他往自己身旁带了带,隔着一层薄薄的衬衣,他感受到从另一边传来的温暖触感,带着雨水的冰凉,一冷一热,刺激着他每一寸皮肤。

魏无羡把蓝忘机送到楼下,挥了挥手就当道别。

看着蓝忘机离去的背影,魏无羡突然用尽全力冲着他喊:“蓝忘机!!”

然而声音传出去后便立刻被淹没在雨声里,蓝忘机也并没有像小说里的男主角一样回头看他,然后相视一笑。

魏无羡有点失落,他一直期待着在某一天,当他说出蓝忘机的名字的时候,会有人轻轻地回一句:“我在。”

想听他的声音,想听他叫着自己的名字,想让他用独特的嗓音对自己说话,说“你好”、说“晚安”、说“明天见”、说“我等你好久了”。

5.

魏无羡撑着头坐在高脚凳上,蓝忘机就一直在忙个不停。

桌子前放着录音笔,偶尔魏无羡会问蓝忘机一些问题,回复他的也只是安静的空气。那些问题躺在录音笔里,魏无羡希望如果有一天蓝忘机能够恢复,他便会把从未问出口的问题统统问一个遍。

用他自己的声音,说着他想知道的答案。

在花店里打工的女孩叫罗青羊,晚些时候她才来上班。罗青羊一手抱着铁盒子一手推开玻璃门,门上挂着的玩偶发出机械的“欢迎光临。”

“老板,我给你带饼干来了!”

似乎是刚烤出来的样子,还没打开盖子,魏无羡便闻到了一股香甜的气味,蓝忘机蹲在角落里剪枝,没理她。罗青羊叹了口气,她总是会忘了蓝忘机听不见这个事实。

“老板……”罗青羊放下饼干准备去叫蓝忘机,结果魏无羡先一步跳下来,七拐八拐绕到了蓝忘机身后。

蓝忘机的肩膀很宽,总是让魏无羡抑制不住想要拥抱他的冲动,他这么想着,也确实这么做了,魏无羡弯下腰,伸出双臂圈住了蓝忘机的脖子,他不太敢去看蓝忘机的脸,于是他便把脑袋埋在蓝忘机的颈间,身体因为紧张而微微发着抖。

蓝忘机的身上是花的香味,说不上来是什么味道,但却很好闻。

蓝忘机没有再动,静静地任由魏无羡抱着。

听说,如果一个人的听力不好那么另外的感官会特别敏感。

蓝忘机从来没这样觉得,直到刚刚魏无羡站在他的身后,他便突然感觉到了影子的重量。

魏无羡倚在蓝忘机身上,听到了时间走过的嘀嗒声,听到了蓝忘机近在咫尺的心跳,那是他唯一的声音,跟魏无羡想象的一样,低沉而有力。

6.

那几天魏无羡找了很多人帮忙,终于联系到了国外的专家。

蓝忘机出国的时候,魏无羡比划着:放心,我帮你看店。

嗯。蓝忘机点点头,又似乎觉得这还不够,于是便将魏无羡拉入怀中,在他耳边无声说着再见。

蓝忘机转身离去,魏无羡摸着微微发烫的耳朵又喊:“蓝忘机!”

路过的人纷纷侧目,然而蓝忘机仍旧没有回头。

在这篇小说里,男主角永远都没跟上节奏。

7.

几个月以后,魏无羡终于再次见到了蓝忘机。

听医生说治疗效果很好,就是需要长时间恢复。

魏无羡来之前,蓝忘机一直不肯开口说话,哪怕是发出一个浅浅的气音,也执拗地要等着魏无羡来。

他像是一个牙牙学语的孩童,盯着魏无羡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着:你、好,我、叫、蓝、忘、机。

累积了几个月的思念在见面的那一刻肆无忌惮地膨胀着。明明是最简单的一句话,魏无羡却如此想哭。

那是他听过的最好听的声音,生涩却又低沉,夹杂了和风细雨、海浪苍穹。

魏无羡也看着他,认真地说:“你好,我叫魏无羡。”

这也是蓝忘机第一次听到魏无羡的声音,虽然听不太清楚,但起码是听到了。

他与这个世界的第一次相遇,听的,是魏无羡,说的,也是魏无羡。

魏无羡从包里掏出录音笔,微弱的电流声闪过之后,那里面便传来了他的声音,带着属于二十多岁的清亮。

录音里他说着简单的介绍,然后便是一段接着一段、各种各样的声音。

蓝忘机不在的这段时间,魏无羡一刻也没闲下来。

他想着要把这世界上的所有声音全部放给蓝忘机听。

于是他去了很多地方。

他去了大海,听过海风和白鸥;他去了山林,听过细雨和清溪;他录下了笑声与哭声;地铁上人们的低声交谈、工作日准时响起的闹钟,还有烟花、火焰、火车的轰鸣、摇滚乐的鼓噪。

他想要把一整个世界都放在录音笔里送给蓝忘机,补上他从未接触过这个世界的遗憾。

到后来,魏无羡用尽了力气大声喊着:蓝忘机!这一次,小说里的男主角终于抬起头来,与他相视一笑。

后来,魏无羡对蓝忘机说:“你叫叫我呗。”

蓝忘机用额头抵住魏无羡的额头,双手捧住他的脸,缓慢而又清晰地说着:“魏无羡、魏无羡、魏无羡……”

——————————————————
这个梗被我写得如此弱智……

因为要准备十二月份的英语四级 所以一直都写得很慢 希望各位旁友见谅 比心❤️

评论
热度 ( 180 )
  1. 梦冰殇璃南风不知意。 转载了此文字
  2. 栈清南风不知意。 转载了此文字
    如此强烈的只想要听见你的声音😭

© 栈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