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声三哥哥来听听。

嘤嘤嘤 吃糖开心多了

应是长安时:

        大噶可能被虐得狠了,来嗑口小甜饼叭。




        -




        01




        血公子这日午膳吃的有些多,随手发落了几个做事不利索的手下权当锻炼,转头就和恰好来鬼王宗办事秦无炎碰上。




        他悠悠然怼了几句,看着毒公子吃瘪的样子,满意地拍拍衣服走了。




        鬼厉坐在亭子里,小黄正扑哧扑哧扇动翅膀绕着他肩膀转悠。他低头掐指一算,轻啧一声。




        张小凡迄今为止,只喊过他六次三哥哥。




        第一次是幼年初见之时。小包子被他轻而易举诓骗了去,一句甜甜的三哥哥猝不及防地搅动了他少年时紧闭的心扉。




        第二次,张小凡溜上狐岐山来找他。血公子那时忙着帮方才一口气冲破了五六道禁制的小公子上药,轻描淡写就将儿时的记忆引出。小公子愣了,磕磕绊绊好久才道:“三、三哥哥……?”




        第三次是趁他不注意把自己伤得重了,一身蓝衫染血染到快不能穿。张小凡看着面色沉到不能再沉的鬼厉,往后缩了缩,接着可怜巴巴地朝他眨了眨眼:“……三哥哥。”




        他知道哪招对鬼厉最管用。




        至于其他三次嘛……咳,白日宣淫终归是不好的。不提,不提。


         




        鬼厉这么一细想,很是不满——张小凡就不能在清醒的时候喊声三哥哥来听吗?




        若说当年的青云门小公子被他逼得急了,还可能乖乖地这么唤他。然而张小凡躺了十年,脾气也大了,鬼厉委婉地将这件事说给他听时,张小凡头也不抬地一菜刀劈下去——




        鬼厉看着被剁碎了的白菜叶子,没由来裹紧了自己的披风。




        “想听啊?”张小凡云淡风轻。




        “嗯。”鬼厉很诚恳。




        张小凡回头朝他笑了笑:“没门。”




        “……”




        “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着?”




        血公子张张嘴,想了半天,还是把那句“午膳的确吃多了”咽了下去。


         




        副宗主,您怼毒公子时的气势呢?


         




        02




        其实血公子大概猜到了张小凡为何不肯这么喊他。




        他的小公子,无论是最初怯懦的样子,还是现在举手投足间从容且自信,脸皮总归是薄的。“三哥哥”这个称呼,委实太过暧昧了些。血公子也知道,就是自己手下都偷偷议论过,说,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喊情郎呢。




        ——于是第二天他给手下涨了月钱。




        鬼厉做事从来顺心第一,只要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大事,他都懒得计较其中对错一二。可这么对待张小凡可不行,除却床笫之间,鬼厉还是和小公子讲讲道理的。




        公平起见,他又算了算自己喊“阿七”的次数。




        说句实话,鬼厉也只有在私底下会喊他阿七。当年正魔两道僵持不下,他和人说起张小凡都是直呼其名——不过这也屈指可数,毕竟,有几个人敢和血公子聊张小凡?再者就是,鬼厉很是喜欢连名带姓地喊他。




        张小凡,张小凡。




        他这一生唯一一次动心就是因为眼前这个人。与旧事无关,与他是否是阿七无关。正如自己以前所说,烧火棍的主人可以有很多个,可张小凡只能是这一个。




        习惯了这么喊的后果就是,鬼厉有时恶趣味发作,咬住小公子的耳垂,呼吸温热声音沙哑,一句“阿七”能直接激起身下人的哭腔来。




        他就这么乐此不疲地将这招数用了一次又一次,惹得张小凡后来直接将脑袋埋进枕头里,捂好耳朵不听了。


         


        至于其他场合嘛……也是有的。可那是被大雪和鲜血浸染的记忆,血公子不怎么愿意回想,就不必多说了。




         


        03




        看完这卷书,窝在他怀里的张小凡打了个哈欠,嘟囔着困就慢吞吞地爬到旁边躺下,顺手拉上了被子。鬼厉看他将自己裹成了球,没忍住弯弯唇角,俯身熄去床头的灯烛。




        视线中一片幽暗,他将小公子揽进怀里,一只手穿过他腰侧,指下是柔软微蜷的发丝。




        鬼厉想着明日要处理的事情,渐渐困意也涌了上来,却在半梦半醒间听到了一声极轻的“三哥哥”,从怀中悄然冒出钻进了耳朵里。




        他瞬时清醒过来,下意识低头,小公子却反应迅速地扯过他衣襟,将脑袋捂得严严实实,无论如何也不肯出来了。




        鬼厉觉着好笑,手不轻不重地在张小凡腰上揉了一把。果不其然,怀里人一颤,轻哼了声就往旁边挪去。




        血公子哪里肯给他这个机会。




        不过片刻屋内的静谧就被打破。




        鬼厉一手圈住张小凡的手腕按过头顶,膝盖抵在他双腿边,牢牢地将人压在身下。他低下头,对上小公子气呼呼的脸,勾起嘴角笑了。




        “不急。”说罢伸手探进他寝衣里。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张小凡还未反应过来,好好的衣服就被丢到了床下。




        被血公子俯身吻住唇的前一刻,张小凡分明看到了他眼中的笑意。




        “离天亮还有很久,你可以慢慢喊给我听。”




        “——阿七。”


         


        END.

评论 ( 2 )
热度 ( 33 )
  1. 青木悬铃栈清 转载了此文字
    转载自栈清
  2. 嗯嗯嗯峰咂我23了栈清 转载了此文字
  3. 三七一生推应是长安时 转载了此文字
    粮粮粮!!!我要把粮都攒一起
  4. 坠天应是长安时 转载了此文字
  5. 栈清应是长安时 转载了此文字
    嘤嘤嘤 吃糖开心多了

© 栈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