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兮长相忆

【忘羡】
第一次练手 纪念入坑五个月。

        入眼印落雪。他欺身简单披上一件薄外衫,平静坐在静室前的庭院,无声无息。
        这是姑苏许久后下的第一场雪。他浅琉色的眼眸低转,默数这到底是第几年了。心中又涌上痛楚,只能用泠泠琴音,诉倾一腔心意。
         灰绒毛的兔子颤抖抖地爬了上来,似是太冷了些,赖在静室里不走了。蓝忘机把它轻柔地抱起来,放到另一只白兔的窝里,看着它们相互抱团取暖,这才微微回了神——窝边是藏着天子笑的地窖。
         那人一身黑衣,眉间溢满笑意在月光下的场景怕是永生永世都忘不掉的。
         思之入骨,骨血相连,蚀之如命,忆其灼心。
         他把地窖中的酒小心执起,就着这场无疾的雪,在庭院的白兰花树下埋了。
         一坛酒一杯雪,如此这般。
         他想,或许,他可归来呢?
         “天子笑,分你一坛,当作没看见我行不行?”
          “好。”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消逝在茫茫白色中。
          魏婴。

          然后,又是一夜无眠。

评论

© 栈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