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e:


不行我就是想要第100(。

*决战前最后一晚,幻月洞府之后。

一个脑洞。喔,可能有段衔接不流畅。
因为和谐过,就酱。


—————————————




副宗主颇有兴致的在他屋子里来回走动,抬手翻了翻他案上的书籍,随即啧啧道:“张小凡,都积灰了。”

小公子看他一眼,笑了笑,复又继续整理起被褥来。直到副宗主从背后搂住他腰,蹭了蹭他脸,道:“这么急?”

张小凡笑不出来,手足无措的低头看向了脚边。鬼厉偏头打量他好一会儿,屋里的烛火在小弟子身上打出不真实的光晕,这样的时候,小弟子却抿着唇不做声。鬼厉觉得有些浪费。

“你不是说,以前我经常给你写信的吗。”鬼厉捏了捏他手背,张小凡愣了一会儿,磕磕巴巴的说:“……你要……看吗?”

鬼厉扬唇一笑,险些逼的他不争气的落下泪。小公子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勉强压下了自己隐隐的哭腔,他在鬼厉面前铺开一张又一张的信纸,尽量语气轻快地说:“这些,都是你给我的。”

鬼厉在鬼王宗不是没有看见过自己收在暗格里的,张小凡给他的那一些。两相对比,他对小弟子的话实在少的可怜。他这边只是寥寥数言,小弟子却恨不得把看过听过的一切都分享给他。

血公子看着还在絮絮叨叨的小弟子,心里忽然被刺的生疼。他握住小弟子,后者看了看又继续他的话题,被鬼厉再一次打断。血公子眼睫微湿,道:“张小凡。”

“——跟我走。”

他来阻止鬼王宗,他来挡住魔教。小弟子依然可以做他的小弟子,只要他还能这般在他眼前。

张小凡极认真的考虑了好一阵,然后坚定的对他摇了摇头。

“鬼厉,你不明白吗?四灵血阵已成,明日诛仙剑出,你没有办法的。”

副宗主不置可否的一笑,抓住小弟子的发带稍稍用了力,道:“张小凡,你敢死试试。”

小公子笑的轻巧极了,撑着下巴歪歪头道:“鬼厉。”想了想又轻声说:“……三哥哥。”

鬼厉眼眸微动,下一个瞬间上前将小弟子打横抱起走向榻边。这一次张小凡眼中却不复往日的慌乱与不甘,反倒配合的抱着他脖子抬起脸轻轻吻了吻。他整个人被甩进被子的那一刻,床帐也在血公子身后轻轻扬起。

张小凡不敢说这有些像他们第一次亲密时的那家酒馆。枕畔床头尽是他不熟悉的气味,可当视线里只剩下鬼厉的面容时,却是意外的心安。

那一刻他是心甘情愿的。

仿佛过了千年万年,终于他们身边又只剩下了彼此。一大片的情深似海,从鬼厉的眼眸中翻涌而出。这样的眼神,如今终于重新回到副宗主身上。

不同于以往凌厉的攻势,副宗主破天荒的轻柔又小心的在他眉头唇角印下一个又一个吻。

张小凡吸吸鼻子,抬起脸对他说:“鬼厉,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再也没机会了。”

说着人被彻底翻转过来,一瞬间体内猛烈的抽动疼的他在鬼厉胸前发抖。小弟子哽咽道:“鬼厉…”

副宗主听也不听,只是对他反反复复来回说着这样一句话——

张小凡,不准死。

“鬼厉。”张小凡笑了,喘着气颇为艰难的说,“……你很怕我死吗?”

“是。”血公子想也不想。哪知道小弟子笑的更厉害了,“……为什么?我死了,你作为鬼王宗副宗主,应该……开心才是。你们终于少了……”

“张小凡,我喜欢你。”鬼厉定定注视着他,说:“天下苍生,与我无关,我只要你平安无事。”
“——你听明白了没有。”


张小凡一个翻身栽下了床。这一下他彻底清醒过来。青云夜色寂寥,窗外还是一片混沌。

哪有什么鬼厉。

他看着自己手中的幽幽蓝光,笑过之后,再一次躺上去,牵过被子,沉沉的闭起了眼。

这是他无法复制,也不能重来的一生。青云小弟子就是这样,一去再也无法回头。



Fin




评论
热度 ( 112 )
  1. 喜欢浅水的瓶儿喵栈清 转载了此文字
  2. 青木悬铃栈清 转载了此文字
    转载自栈清
  3. 嗯嗯嗯峰咂我23了栈清 转载了此文字

© 栈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