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凡把菜盛到碗里来,刚想对背后默不吭声的血公子说点什么,转身一看,血公子原来站的位置却没人了,只有黑红宽大的衣袍下一个圆眼睁睁貌似漠然瞧他的男孩。
他对视他许久,艰难地开口“你是……”话没说完,从下方就传来一阵奶声奶气的回答。
“我是。”血公子自己说完也忍不住皱了下眉头,抬眸却看见他家小公子憋着脸儿瞧着他,似乎想笑很久了。
血公子的目光便是澄澈满满地装下了他的阿七。

评论 ( 7 )
热度 ( 16 )
  1. 青木悬铃栈清 转载了此文字
    转载于栈清

© 栈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