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是他说的,我便信了。”
他张口一字一句,铿锵有力,落入他的心。

评论

© 栈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