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吃个饼。一个脑补。

距离上次抓住张晓波划苏某的车去警局里喝茶谈话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了。方木意外的觉得烦躁,他捉起桌上的工作证起身,自动向隔壁的队友申请调换下巡逻的胡同。
队友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负责的胡同多事儿,尤其那个混混张晓波和那个跟班郑开司次次不省心,方木能提出这种要求实在是……太好了。
10分钟后,方木抵达了张晓波和郑开司常驻的胡同。张晓波和郑开司此时正在张晓波的店里打牌,方木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张晓波把瓜子壳喷在地上,眼睛亮晶晶地盯着牌,两个人都玩的很入神,高兴处还比手画脚的,甚至连他进来了都不知道。方木觉得心里的那股难受和烦躁劲儿就更深了,他皱起眉头。
“靠,老子不玩了,这副牌烂死了……不玩了不玩了……”张晓波看着对面的“赌神”郑开司把钱都收进口袋里,就气的不得了,嚷嚷道。“好波哥,别这样啦,兄弟不计较这些啦,反正我的还不是你的……”郑开司麻利的把钱收。“是吗?上次老子划车时让你在外面守着了,可你倒好最后让方木捉走我不说还自己走了!”张晓波想起上次他划苏某的车想报复他把自己的以前的好学长给把上了。“这能怪我吗?我怎么知道他会来的那么快?而且……”郑开司本想解释什么,突然看见张晓波后面的方木就噤声了。他向张晓波挤眉弄眼地暗示,可张晓波不以为然。
“私下组织赌博。”张晓波被背后传来清冷的声音吓得一阵。方木拿出了工作证意思下的给他看,然后径直走向他们的桌子。“我没收了,这个。”
张晓波对视郑开司,郑开司摊手无语。
“……”
“……”
“我说这不算吧……就我们俩,而且也没干啥…”张晓波意图对秉公执法的方木警察“说理”,方木安静地收好本子和牌,然后又安静地把张晓波带了出去。他双目正视着张晓波,语气平平淡淡的,“现在,张先生,请配合我。麻烦跟我去警局一趟,随便解释一下事情。”
张晓波一边小野猫似的拼命反抗一边大声反驳:“凭什么又是我啊?这里还有郑开司!还有我们这是在家里玩儿呢,不算啊……我们才两个人啊……方木你放手啊……喂…郑开司还是不是兄弟还不快点救老子!靠!”方木不予回答。
当郑开司真想意思一下“救”兄弟时,却被方木一目光刷了下来。
郑开司怂了。
不动了。
他隐隐约约觉得方木警官这目光有警告的意思,反正就是不准再跟住了。
郑开司:“……”
于是张晓波又被请去警局喝茶了一天。
但是今天方警官的烦躁意外的好了些。

评论 ( 8 )
热度 ( 10 )

© 栈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