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颓废。她用这样一句话讲述自己。
生活不算不如意,也不算如意。很多人就是这样过完一生。她有时想奋起做出改变,有时又想自己装出清高的样子讨论她与众不同的高雅兴趣,有时又会兴奋自己是不是真的成长改变很多?其实没有的吧。她还是小心翼翼的,爱哭的,不愿意接触外面世界,没有什么特长,日日做白日梦,未来迷茫的人。
来到这里后,她选择心安理得的安逸,却又埋怨自己是不应该待在这样的地方的。
如此矛盾。又如此不堪。她是知道自己是这样恶心的人。
从前以为长大会改变什么。
现在觉得不差。
你真傻。

评论
热度 ( 1 )

© 栈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