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只道是寻常。

“冬,离别。”
“春,复生。”

年年岁岁,周而复始,终不可止。

评论
热度(5)

© 栈清 | Powered by LOFTER